首页 > 行业动态 > 德媒专访:疫情之下何去何从?对话欧美房车巨头掌门人

德媒专访:疫情之下何去何从?对话欧美房车巨头掌门人

 

Mr.Wang引言

 
 

美国索尔工业收购德国海姆房车集团,如此震颤级的收购案例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强强联合的板凳还没有焐热又遭遇疫情危机来袭,全球房车行业的路在何方?哎,这个开头明显太正统了嘛,感觉像中央二套《对话》栏目的序言,人生或许不该这么一本正经。Anyway,这一篇来自德国媒体施瓦本时报的报道,刊发于2020年8月19日德国时间18:18即北京时间2020年8月20日00:18,属于付费阅读内容,毫不犹豫的重金买下(有图有真像)整理编译为中文,说新鲜出炉不为过。疫情笼罩之下的欧美房车巨头掌门人谈古论今,干货满满,各位看官请笑纳。喜欢的话,打赏千万不要…………停!我就想知道9.9欧花的值不值……

 

背景 · 介绍

德国埃文海姆集团(Erwin-Hymer Group,下文简称EHG海姆集团)总部位于德国Bad Waldsee,是欧洲最大的房车制造商集团。海姆集团旗下拥有20多个房车露营产业链相关的品牌,包括德国房车品牌Hymer/Eriba/Bürstner/Dethleffs/LMC/Sunlight/Carado/Niesmman+Bischoff/Etrusco/3 DOGS;房车配件品牌Movera/Goldschmitt;房车租赁公司:Mcrent/Easy Rent;意大利房车品牌Laika;英国房车品牌:Elddis/Buccaneer/Compass/xplore/。露营旅行交流社区品牌:Freeontour.等等。

集团已故创始人埃文·海姆(Erwin Hymer)的家族于2019年初以19亿欧元的价格将公司出售给了美国索尔工业公司(Thor Industries,下文简称索尔工业)。后者总部位于美国印第安纳州埃尔克哈特,旗下包括房车品牌:

Thor/Coach/Jayco/Airstream/Crossroads/Cruiser RV/Dutchmen/Entegra Coach/Heartland/Highland Ridge RV/Keystone/KZ RV/Redwood/Starcraft/Venture RV等品牌,是北美房车市场的领导者。这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份公司和海姆集团在全球共有约25,000名员工。

 

配图:美国索尔工业房车品牌示意图

 

索尔工业在2017/18财年的收入为83.3亿美元,营业利润为6.33亿美元。在同一个财政年度,海姆集团的销售额达到25亿欧元,营业利润为2.5亿欧元。在2018/19财年,其中包括六个月与海姆集团合并的时间里,索尔工业产生了78.6亿美元的营业额和1.85亿美元的营业利润。索尔工业将于9月28日公布7月31日结束的财政年度的确切业务数据。

 

在2015年马丁·布兰特接管海姆集团之前,他是奥地利照明技术制造商Zumtobel执行董事会成员,负责运营业务。在马丁·布兰特的经营下扩大了海姆集团公司的结构,将销售额从9亿欧元增加到25亿欧元。

 

鲍勃·马丁,最初是房车销售员,曾在索尔工业旗下的众多房车品牌中担任销售。这位足球迷出生于印第安纳州的乡村地区,鲍勃·马丁2013年接管索尔工业的房车业务,后者一直是北美房车市场的领导者。

 

左一:美国索尔工业总裁鲍勃·马丁

右一:德国海姆集团CEO马丁·布兰特

拍摄地点:2019年德国杜塞尔多夫房车展

拍摄作者:海姆集团Calvin Mueller

专访 · 正文

即使有好几个星期未能亲自见面,索尔工业的老板鲍勃·马丁和海姆集团的首席执行官马丁·布兰特之间的化学反应依旧合拍。在视频专访中,他们在互相调侃中谈及当下的状况。

 

他们心情良好是有原因的:美国房车市场领导者索尔工业于2019年接管海姆集团,不仅顺利度过了这次疫情危机,而且索尔工业也正如其欧洲子公司海姆集团一样,从目前欧洲的露营休闲行业大爆发中获益良多。

 

 

提问:

今年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显著情影响了世界经济,这对您的公司有何影响?

鲍勃·马丁:我们先经历了美好的一年,之后病毒来袭。在美国,我们(索尔工业房车制造业务)不得不从3月24日至5月初停止生产。由于病毒进入欧洲的时间更早,我们也可以从(德国)海姆集团那里学到更多防疫经验,例如如何重返工作岗位,保持社交距离并为工厂消毒等,到了五月,我们几乎又恢复了满负荷工作。

 

马丁·布兰特:疫情爆发后,所有房车经销商被迫停业,工厂也停产了一段时间。我们按照相关部门的防疫规定对工厂采取多种防疫措施并重启生产,一切都变得非常严格。

 

提问:

关停之后如何重启?

鲍勃马丁:当我们允许房车经销商重新营业时,马上就变得非常忙碌,我们也很快弥补了差距。目前的工作量也远远高于疫情爆发之前,我们正在经历繁荣时期,且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种繁荣有减弱的趋势。

 

马丁·布兰特:停产结束之后,需求急剧增加,一些房车经销商的库存很快售罄,生产赶不上销售的步伐。也是由于这样的事实,像菲亚特一样的房车底盘供应商也供不应求。我们很快将产能恢复到疫情之前的80%到90%,我们收到的订单比去年好,工厂订单已经满负荷到排到了年底,而且一些品牌的房车已经卖掉了2021年夏天的期货订单。

 

提问:

您如何解释这种露营行业繁荣爆发的现象?

鲍勃·马丁:我们统计过复工重启之后去经销商那里买房车的客户数据,几乎有一半都是从未有过房车的新客户。每个人都在寻找一种安全旅行和度假的方式-拥有自己的厨房,浴室和冰箱,对他们来说是不错的选择。与户外活动和大自然相关的所有活动现在都很流行,今年的假期可以算作是:“房车之夏。”

 

提问:

您对这种繁荣感到惊讶吗?它会持续多久呢?

鲍勃·马丁:我对此感到惊讶,人们之前都喜欢乘坐飞机和游轮来度假,现在他们都有所取舍。受到重创的传统旅游行业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吸引新客户的机会,这些客户正在考虑以房车为工具更加安全的旅行。

 

马丁·布兰特:我认为这种趋势将继续下去,除了目前的疫情原因,还有两点可以支持这种趋势。第一,是目前银行业的低利率,对于很多人而言购买房车是一项大的投资,但银行中的资产几乎无法带来任何回报,因此很多人考虑使用积蓄投资房车生活。其次就是世界越来越充满不确定性,相对于房车短途旅行,长途跋涉的传统旅行被认为更具风险。

 

提问:

露营的繁荣爆发在索尔工业和海姆集团的财务营收数据上表现如何呢?

鲍勃马丁:我们将于9月28日公布本财年的营收报告,在此之前不便透露太多详细的内容。但是从5月复工以后,每个月的表现都比前一个月好。

 

提问:

2019/20财年将于7月底结束,索尔工业的财务表现是红色(赤字亏损)数字还是黑色数字(盈利)?

鲍勃马丁:本财务年是黑色,索尔工业一直是黑色数字,即便是在经济衰退期,这个周期持续的时间要远远大于目前的疫情危机。2019/2020是不错的一年,接下来的一年应该也是。房车行业没有任何低迷的迹象。

 

提问:

索尔工业和海姆集团是否向政府寻求援助?

鲍勃·马丁:没有,我们没有向政府申请援助,我们仅仅是向有关部门咨询关于卫生防疫的方案措施用于工厂。工厂关停的日子里,我们利用好这个时间去计划接下来重启复工。

 

马丁·布兰特:疫情期间,我们给几乎所有工厂的员工申请了短时工作制。(Mr.Wang注释:短时工作制度,德语:Kurzarbeit,是国家监管的工作共享失业保险制度。在该制度中,文职雇员同意或被迫接受减少工作时间和工资的规定。该术语可以指在几个欧洲国家/地区开展的与经济衰退相关的短期计划,在这些国家/地区,公司已达成协议,以避免裁员,而是通过减少所有或大部分员工的工作时间来避免裁员,政府弥补了部分雇员的收入损失。在加班期间接受培训的员工通常可以维持以前的收入。)

 

提问:

疫情危机是否影响了您的供应链?

马丁布兰特:我们很少在亚洲或者中国购买零部件,我们的供应商也大都在周边地区。但是,也遇到一些小问题,导致供应商无法按需交付,根本原因是没有人预料到疫情会带来露营的繁荣爆发,导致供不应求。

 

鲍勃马丁:在疫情爆发之前,我们的许多供应商都将生产设施从中国转移到了其他地区,因此,我们没有重大的供应问题。另外,我们总是有几个重要产品的供应商备选,如果一个有问题,我们可以迅速更换。

 

提问:

索尔工业于2019年2月接管海姆集团,鲍勃·马丁先生,您一年前告诉我们施瓦本时报,索尔工业将向海姆集团学习,请问过去的一年,索尔工业从海姆集团学习到了什么?

鲍勃·马丁:我们学习到很多东西,尤其是在紧凑型房车方面,美国市场呈现出增长趋势,加上疫情的原因,加速了这种趋势。因为新客户需要更小,更便宜,易于控制的车型。我们也参观了海姆集团的房车工厂,研习不同的房车工艺和结构,受益匪浅。

 

提问:

马丁·布兰特先生,一年前您曾说过,海姆集团会从索尔工业的并购中受益,请问海姆集团在并购中受益如何?

马丁·布兰特:学习受益是相互的,当不同国家的团队一起工作时,兼容并蓄,互惠互利。非常积极的一点是,索尔工业并不认为自己精确的知道如何引领好一个工厂和一家公司,在对待被收购公司的时候,索尔工业也持有足够开放的态度。此外,不可低估的是,自被收购以来,海姆集团的购买力已大大提高。

 

提问:

目前双方的交流进展如何?

鲍勃·马丁:我相信马丁·布兰特肯定特别的想念我,想跟我定期见面(说完这话他自己也笑了)。言归正传,在疫情爆发之前,双方的交流非常活跃,第一年团队一起做了大量的工作。目前的出行限制使见面变得困难。如果将来恢复正常,我计划在欧洲逗留更长的时间。

 

提问:

一年前,你们阐述了索尔工业和海姆集团的不同企业文化。在美国,工作更快速,但秩序欠缺,在(德国)上施瓦本地区(海姆集团所在地),工作速度较慢,但结构流程秩序井然。这两种企业文化如何调配?

鲍勃·马丁: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海姆集团的团队在美国交流,索尔工业的团队在德国交流,为的就是更加了解彼此,我们看中的是长期稳定的可持续发展。疫情危机使这一切变得困难。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海姆团队的同事对美国的高速运转感到惊讶,索尔工业的同事对海姆集团产品的质量印象深刻。

 

马丁·布兰特:十年之内将不再会有不同的文化。最重要的是首先互相了解和接受存在不同的企业文化,而且能认知到这种不同并非是对于工作方式的否定。接受这种理念的人,才能在欧美这套组合拳中分得一杯羹。

 

提问:

两位掌门人之间是如何协作的呢?

鲍勃·马丁:马丁·布兰特喜欢写邮件,我则更喜欢打电话,我们必须要互相学习,怎样对双方更有效。所以,我也努力改变自己多写邮件,而让他多打电话。

 

提问:

今年年初的时候,您曾宣布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埃尔卡特(Mr.Wang注释:Elkhart,被称为美国乃至世界房车制造业的“首都”,所属的印第安纳州盛产三样产品:家具,房车和棺材。美国房车博物馆/房车名人堂/房车图书馆所在地,架着马车上下班却依然保持家里不用电的传统大胡子阿米什人,成为美国房车工厂最受欢迎和薪资最高的工人群体,岗位对阿米什人开放世袭制,他们在工厂干活都是一路小跑,从不偷懒。Mr.Wang曾有幸2次参观美国房车博物馆,对Elkhart的房车氛围印象深刻)的索尔工业总部附近兴建海姆的工厂,您会投资八百到一千万美金,并且计划第一款(美国产)海姆B型房车在第四季度下线。这一计划目前依然有效吗?

 

鲍勃·马丁:当然有效。按计划,这应该是由索尔工业和海姆集团双方团队共同经营的一家德式工厂。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想向美国同事展示海姆集团的工厂流程如何运作,质量管理如何把控。按计划是6月份开始提上日程,但是疫情原因不得不推迟到明年。

 

提问:

在索尔工业的计划中,位于德国上施瓦本区的Bad Waldsee(德国地名)的海姆集团总部占有怎样的权重?

鲍勃·马丁:海姆集团的历史始于Bad Waldsee,它与海姆家族紧密相关,收购公司的时候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决定够买的是好名声,产品,历史以及良好的管理。我们一直都知道这部分是由Bad Waldsee的管理层来负责操盘,因此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改变。

 

提问:

根据7月份的报道,法兰克福检察官正在对菲亚特和依维柯进行调查,因为据说这两家汽车制造商在柴油车上非法安装了尾气排放检测减效装置(Mr.Wang注释:欧洲自行式房车底盘供应商排名第一的正是柴油版菲亚特杜卡托商用底盘,产自意大利Sevel工厂)。这对索尔工业和海姆集团意味着什么?海姆集团的房车产品中是否安装了该类装置?

马丁·布兰特:我们目前正在销售的型号不受此次调查的影响,只跟老款车型有关。菲亚特告诉我们他们没有犯任何错误,我们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我认为,菲亚特和当局之间对规则也有不同的解释,我们必须等。在最坏的情况下,部分已售的老款车辆需要更新软件设置。

 

提问:

索尔工业和海姆集团何时会在欧洲市场推出(久负盛名的)清风(Airstream)房车(Mr.Wang注释:清风房车,索尔工业子公司,美国著名房车制造商,品牌始于20世纪20年代,美国殿堂级房车品牌,因铝制车身的轻巧和流线型外表而驰名,关于清风最有名的两个段子:A.1969年7月24日,完成人类首次登月任务后,以阿姆斯特朗为首的阿波罗11号登月返航的三名宇航员着陆地球后,正是在清风房车中完成隔离,直到月球生物威胁评估为安全后才安全撤离;B.1999年在国内上映贺岁片《不见不散》中主演葛优在一辆清风房车中说道:“这种生活方式你不懂”被公认为是中国房车启蒙的元年。)呢?

鲍勃·马丁:我们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马丁·布兰特和他的团队去过俄亥俄州的清风工厂参观过。从生产的角度而言,清风更像是一家飞机制造厂,如果有哪个团队可以驾驭这样的工厂,那应该是非海姆集团的工程师莫属了。首先我们需要确立集成的方案,再来推进这个项目。当然,不言而喻的是银色闪闪发亮的清风房车是非常棒的产品。

 

以上内容来自德国媒体:《施瓦本时报》8月19日刊发的专访。

南德时报 · 摘录

美国索尔工业的股票相较疫情期间的最低点,已经增长了2倍之多。目前的股价比疫情之前高出约10%。

 

根据德国房车工业协会(CIVD)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房车的新注册数量高达近55,000辆。这比去年增加了约百分之四,是一个“新纪录”。德国2016年全年的房车销量没有过去六个月(2020年1月-6月)多。现在,增值税的减少也为市场带来了更多动力。刚刚结束的7月份,房车注册量比去年同期高95%。根据德国房车工业协会的统计,在其他欧洲国家,这一数字相似甚至更高。

面对露营行业的繁荣,需求如此之大,供不应求。海姆房车集团旗下品牌如Bürstner(德国房车品牌宾仕盾),Eriba(德国海姆拖挂房车独立品牌)或Dethleffs(德国房车品牌德福)等品牌几乎无法跟上产量。海姆集团老板马丁·布兰特表示:“我们的工厂至少要到今年年底才能达到满负荷生产,并且正在努力达到满负荷生产。” 如果露营趋势持续如此火爆,他将考虑在秋季增加员工。到目前为止,海姆集团所在的上施瓦本区一直很难找到新的熟练工人。但这可能很快就会改变:因为许多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正在裁员,因为疫情危机正对其产生重大影响。

鲍勃·马丁,美国索尔工业的掌门人,作为德国移民的后裔,也是德国文化的忠实拥护者。直到现在,他去过德国约15次,并在德国啤酒节上与马丁·勃兰特,其他同事以及合作伙伴共同庆祝自己的50岁生日。“我的妻子现在有好几套南德传统女装服饰,”鲍勃·马丁自豪地说道。他不仅想保留德国的传统,还想塑造未来。他设想了自动驾驶的房车:“晚上进入车内入睡,第二天早上在新城市中醒来,那是许多人的梦想。” 他认为这项技术将首先在汽车市场上出现。之后才是房车应用。他的目标是与合作伙伴梅赛德斯和福特一起成为“第一个提供自动驾驶房车”的人,并正在为此努力。

 

以上信息摘录自《南德时报》8月19日刊发文章。